不周记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不周记 [1] 树下野狐的一部作品,《不周记》为蛮荒系列外传《山·海》的上部《山盟》。该小说讲述了两世水神的三代恩怨故事。
中文名称
不周记
别    名
山盟海誓.山之篇
作    者
树下野狐
类    型
玄幻仙侠
男主人公
乔共工
女主人公
罗沄
结局解密
殉情而死

不周记内容简介

编辑
十一年前,阪泉河畔,杨絮纷飞,轩辕黄帝一记“刹那芳华”,尘埃落定,四海皆平;十一年后,轩辕黄帝萍踪无定,生死不明,嫘母身中蛊毒,无药可医,大荒风云再起炎帝白帝龙族镇海王临危受命,共同扶持少主青阳。五族贵侯沉渣泛起,趁势争相反对、拖延十二国计划。玄女招揽旧部,以恢复神帝制为口号,四处煽动叛乱,并带领蚩尤与冰夷所生的阴阳圣童——共工、瑶雩,前往北海,腥风血雨于斯展开……共工——蚩尤之子,身负深仇重托,矢志登顶昆仑,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却在北极的茫茫冰雪中迷失。从天之涯,到海之角,纵横南北九万里,他看破生死,却看不穿“情”之一字。北海天柱,水神无形刀,斩不断女娲花与阴阳草;南疆巫谷,人鱼有情药,抵不过旱魃心伤烈火如飚。半颗红豆,一种相思,千里南海只饮水一瓢;两世水神,三代恩怨,万般心结惟等春雪消……

不周记作品目录

编辑
第一章 天之涯海之角
第二章 玄婴老祖
第三章 蛇妖
第四章 轩辕星图
第五章 水神
第六章 不周山
第七章 女娲花与阴阳草
第八章 真心话
第九章 无形刀
第十章 彩云间
第十一章 两忘崖
第十二章 心药
第十三章 南海
第十四章 与子偕老
尾声 欲与天公试比高

不周记人物形象

编辑

不周记男主角

姓名: 乔共工
族属:水族
职位:彩云军少主
兵器:裂天刀
亲人:姬远玄(舅舅,已死),冰夷(母亲,已死),乌丝兰玛(姥姥,已死),瑶雩(妹妹,已死),蚩尤(父亲,已死),相柳(妻子),晏小真(同父异母之妹)
暗恋之人:罗沄
师父:康回
功法:玄水诀
绝技:无形刀、春洪诀
红颜知己:相柳
部下:彩云军将士

不周记女主角

姓名: 罗沄(罗裳独舞,水云渺渺。描述的是其父高九横初遇其母朱卷滕的情景)
族属:蛇族 [1] 
亲人:晨潇(哥哥,已死)(往事俱沉,暮雨潇潇。描述的是其父母分离的情景),高九横(父亲,雅号“高神兵”,已死),朱卷滕(母亲,已死)
意中人:昌意
蓝颜知己:乔共工

不周记女主人公肖像描写

1、 那是我第一次听见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就像竹叶间筛落的春风,莲叶上滑落的露水。
我转头朝东望去,看见碧浪起伏,浮冰跌宕,她骑在青黑的巨鲸背上,右手斜握着一条长长的蛇鞭,腰悬龙角,长发、绿裙猎猎鼓舞,冰雪般晶莹的肌肤被阳光镀了一层淡淡的金光,不可逼视。
那一刹那,我的胸口突然象被什么刺痛了,竟有些无法呼吸。
我见过许多好看的姑娘,在我眼里,容颜纵使美丽如花,也不过转瞬凋为春泥,比起不朽的功名霸业,实在无足珍惜。但她的美却如此独特,无法言传。就象初春早晨,阳光下闪耀的枝头新绿,仲夏夜里,月色中消融的雪岭冰川。清新纯净,让人不忍摧折。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到这里来?」那双紫色的妙目凝视着我,神情无邪而妖媚。大风吹来,缭乱的发丝遮住了她半边莹洁如玉的脸颊,耳垂上悬着两条碧绿的小蛇,不住地曲弹伸缩。
2、 她「哼」了一声,挑眉冷笑:「老怪物又皮肉发痒啦。」从丝囊中取出几枚丹丸,捏开我的嘴,一颗颗喂我吞下。我闻着一股清冷的幽香,从鼻间直灌头顶,不知究竟是来自丹丸,还是她的身体。
她的指尖玲珑剔透,象春葱,象冰雪。我从未见过一个女子的肌肤有如她这般莹白光洁,浑无瑕疵。心中不自觉地嘭嘭大跳起来,摒住呼吸,仿佛稍一吐气,就会将她吹散,令她融化。
远处,那道水柱滚滚冲天,云霞汹涌,雷雨交加。海边却只有些蒙蒙雨丝,被狂风刮卷,牛毛细针似的飘忽乱舞,粘在她的发鬓上,闪闪如珍珠。
过了一会儿,阳光从彩云间透射而出,露出一角蓝天。海面上浮现一弯七彩的虹桥,她的脸颜也象是被映上了霓霞,光彩动人。
3、 透过急剧晃荡的水面,依稀看见那紫瞳少女骑着龙鹫绕树盘旋,嘴唇翕动,也不知说了什么,满脸都是娇嗔薄怒的神色。突然挥起一鞭,重重地抽在水波上,火焰交迸,涟漪荡漾。
我从没见过一个人生气的模样也如此动人。水光潋滟,她的容颜也变得朦朦胧胧,捉摸不定,就象「天之涯」的云霞,北海的极光。
4、 角声从西北侧的雪峰遥遥传来。她站在陡峭的冰崖边,碧衣鼓舞,飘飘欲飞,仰头吹着赤红的龙角。鹫鸟在她头顶盘旋。
她却毫无一丝惧怕之意,站在崖边,嘴角微笑,依旧仰头吹角。那缭乱的发丝,起伏的衣裙、耳垂蜷舞的碧蛇,半眯着的紫色双眸……衬着雪山、蓝天、火光、云霞,美得像一幅画。
5、 罗沄斜倚石壁,低眉垂睫,东风拂动着缭乱的发丝,双颊嫣红,凝着一层层淡淡的冰霜。
喝完药汤,罗沄依旧沉沉熟睡,脸上冰霜尽融,身上的蛇鳞开始逐渐淡去,恢复为莹洁光滑的肌肤。
蜿蜒的蛇尾也渐渐变为修长秀美的双腿,黑发斜披在裸赤的身上,随风拂舞,春光若隐若现。
我心里怦怦乱跳,不敢再看,讲太极镜揣入怀里,继续闭目端坐,修炼元炁。但不知为何,脑海中全是她海棠般娇媚的容颜,心猿意马,杂念纷至,始终无法进入空明之境。
6、 灰蓝的海水里,光影迷蒙。她贴伏在我身边,长睫紧闭,脸颊如火,黑发如碧藻般飘摇卷舞,像是沉睡的水妖,那么妖媚,又那么纯净。
7、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在耳边叫道:“闷葫芦?闷葫芦?”心里一凛,睁开眼睛,又看见那双澄澈的紫色妙目,和无邪妖媚的笑容。
她伏在我胸前,手握柴刀,横架在我颈上,得意地微笑道:“小子,你又成我的俘虏啦。”
相隔几尺,月光照着她莹洁如玉的脸,清丽不可言。
8、 我又闻见那股清冷的幽香,从鼻间直灌头顶。忽然想起那日为了救她,也曾和相柳藏身崖壁洞隙,情景仿佛,心情却大不相同。
这两个蛇族妖女有许多相似之处,都貌美如天仙,狠毒若蛇蝎,你永远不知道那张笑吟吟的俏脸后,藏的是怎样的心思。
但两人又大有不同。
她妖媚狠辣中又带着孩童般的无邪。就连身上的香味,也澄净得如同北海的蓝天和白雪。
而相柳就像这万花谷的漫天彩云,绚丽阴沉,诡谲万变,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吞噬得片骨不存。
9、 波涛起伏,龙鲸呜鸣着浮出水面,一个碧衣少女立在鱼背上,黑发卷舞,乘风破浪。果然是这两个月来,我们日夜追寻的罗沄。
见到她,我的心里怦怦剧跳,刚才的那些疑虑全都烟消去散。那双紫眸扫过船上众人,却没有认出我,也没有认出男装打扮的相柳,脸上依旧是那似笑非笑的娇媚神情。
——出自《不周记》
1、看了看,旁侧还站着一个碧衣雪肤的紫瞳少女,秋波顾盼,天真中又带着几分妖媚,却不知是谁。
2、那条紫目腾蛇原已浑身冰雪冻结,僵凝不动,此刻竟光芒波荡,渐渐幻化成一个蜷神侧卧地少女,不住地簌簌发抖。
拓拔野大步上前,只见那少女肌肤胜雪,长睫颤动。双眸竟是罕见的紫瞳,无邪中又带着几分妖媚。乌黑的长发如瀑布倾泻,遮住了半边瓜子脸,也挡住了玲珑曼妙地身躯。脖颈上挂着一个铜牌,斜斜地垂在皓腕上,被漫天红光一照,可清晰看见八个刻字:罗裳独舞,水云淼淼。
拓拔野、龙女齐齐低呼,登时明白这少女是谁了!当年高九横从北海平丘救出与蛇姥所生的孪生子女后,托付给了无晵国主朱沉如,并刻了两块铜牌作为他们的身份标记。
一块铜牌上刻着「罗裳独舞,水云淼淼」。说的是高九横与蛇姥初逢时地情景。暗藏其女儿名字。另一块则写着「往事俱沉,暮雨潇潇」,说地时他与蛇姥分别时的情形。暗藏了儿子地名字。
——出自《蛮荒记》

不周记结局推测

编辑
综合云梦泽传说和不周记中零散片段可推断大概如下:不周记结尾时共工在昆仑山巅看着妹妹惨死,得知自己身世全是姥姥(乌丝兰玛)所编撰的谎言,而众人围攻之际,姥姥自戕而死,共工大怒下与众人拼死相战,混乱中发生爆炸,共工趁机脱去(实则是相柳趁众人不备偷偷去掩埋引爆的五行丹丸),罗沄中了弹指红颜老无药可治又因感万念俱灰,取出自己心头血解了共工所中情毒而逝去。近似发狂的共工踏上不周山,欲觅回神镜,放出共工,搅乱世界,却不料震开石堆力量过大导致自己反被山崖落石所埋,巨大的压力和低温令其陷入沉睡。
相柳不信共工已死,浪迹天涯寻找共工。六十年后共工破冰而出,召唤九大神兽,大闹天下,成大荒十神之首,与公孙昌意之子颛顼相争帝位。颛顼与之大战二十年,最终不周山下,颛顼派出神射手羿,共工不敌羿之神箭,就在共工险些被射死之际,相柳以身挡箭香消玉殒,共工直到相柳死时,才彻底解开了和罗沄的情毒,也才明白,因为自己的执念,辜负了真心爱自己的人,也被相柳的执着彻底感动,但是伊人已逝,就算征服天下,登上昆仑之巅,又有何意义。他一生被众人谎言摆布,直到最后,还是输给了自己的执念,致使挚爱天人永隔,悲愤郁结,万念俱灰,以肉身怒触不周山,殒命之际用自己鲜血写下“矢志不渝,天地可裂”,这是对相柳的褒扬和怀念,亦是对自己的讥讽和苛责。
当年读完不周记,胸中郁结难平,相柳无疑是这几部小说中最让我喜欢的女子了。矢志不渝,天地可裂。期待第三部云梦记,只求狐狸不要在让乔家男儿那么凄惨了......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玄幻小说 文言文 文学作品 文学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 中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