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秀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本词条缺少概述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萧秀(475年-518年3月4日 [1]  ),字彦达。南兰陵郡(今江苏常州西北)人。南北朝时期南梁宗室重臣、文学家、藏书家 [2]  ,南齐丹阳尹萧顺之(梁太祖)第七子 [3]  ,梁武帝萧衍之弟。
萧秀在南齐时官至太子舍人。萧衍起兵入建康后,他被齐和帝任命为南徐州刺史。南梁建立后,获封安成郡王天监六年(507年),改为江州刺史。次年,迁荆州刺史安西将军。于任内立学校、招隐逸,颇立政绩。天监十三年(514年),改镇郢州。天监十六年(517年),再迁为镇北将军雍州刺史,次年在赴任途中逝世,年四十四。册赠侍中司空谥号“康”。
萧秀为人清心寡欲,别无它好,惟嗜典籍,精意求学,搜集经记,收藏颇富,曾聘请刘孝标等学者一起编撰大型类书《寿光书苑》和《类苑》,书末完稿,已流行于世。另有《安成王集》三十卷,今已佚。
本    名
萧秀
别    称
萧彦达、安成康王
字    号
字彦达
所处时代
南北朝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时间
475年
去世时间
518年3月4日 [1] 
主要作品
《类苑》《寿光书苑》《安成王集》等
主要成就
治理诸州有绩;藏书丰富
籍    贯
南兰陵郡
官    职
雍州刺史、镇北将军
爵    位
安成郡王
追    赠
侍中司空
谥    号

萧秀人物生平

编辑
萧秀为南齐丹阳尹萧顺之(梁太祖)的第七子。 [3]  他十二岁(一作十三岁 [4]  )时,生母吴氏(后追封太妃)逝世,萧秀与九岁的弟弟萧憺相依为命,以至孝闻名。萧顺之哀怜萧秀兄弟少年丧母,于是命侧室陈氏抚养二人。 [5] 
萧秀成年后,仪容姣好,气度不凡,为人严整沉稳,即使召见左右随从,他也要先正衣冠,由此受到了亲友及家人的尊敬。弱冠时仕于南齐朝廷,为著作佐郎,累迁后军将军法曹行参军太子舍人 [6] 
永元二年(500年)十月,萧秀的异母兄、尚书令萧懿为东昏侯萧宝卷赐死。他与诸位兄弟逃匿于京师建康(今江苏南京)的里巷中,得以保全性命。 [7] 
永元三年(501年),萧秀的异母兄萧衍(即梁武帝)所率领的西台义军进攻位于建康(今江苏南京)西南的新林时,萧秀与众宗戚率先奉迎,被任命为辅国将军。当时,东昏侯的弟弟、晋熙王萧宝嵩冠军将军南徐州刺史,驻守重镇京口,而负责军政事务的长史范岫遣使向西台军投降,并请求援兵,萧衍授萧秀为冠军将军长史、南东海郡太守,接替萧宝嵩出镇京口。 [8]  建康城被攻克后,齐和帝拜萧秀为使持节、南徐州刺史,并都督南徐、兖二州诸军事,仍带辅国将军官衔。 [9] 
天监元年(502年)四月,萧衍称帝,建立南梁,萧秀进号征虏将军,获封爵位为安成郡王食邑两千户。 [10] 
京口自从南齐末年的崔慧景之乱开始,屡遭战火涂炭,百姓流散四方。萧秀到职后,对流民“招怀抚纳,惠爱大行”。待到饥荒时,他又拿出私财进行赈济,存活众多饥民。 [11] 
天监二年(503年),萧秀以征虏将军号领石头戍事,加散骑常侍。次年,进号右将军 [12] 
天监五年(506年),被加为领军中书令,获赐一部鼓吹 [13] 
萧秀墓石辟邪 萧秀墓石辟邪
天监六年(507年),萧秀出任使持节、都督江州诸军事、平南将军、江州刺史。 [14] 
天监七年(508年)三月,萧秀改镇荆州,为都督荆湘雍益等九州诸军事、平西将军、荆州刺史,进号安西将军 [15]  他在任内立学校,招隐逸,颇著政绩。
同年十月,北魏悬瓠军主白皁生等杀豫州刺史司马悦,自称平北将军,推举乡人胡逊为刺史,向司州刺史马仙琕求援。马仙琕以典签求萧秀允准赴援,幕僚都认为应该先等朝廷下诏再发兵,萧秀指出:“他们(指白皁生等)在等着我方的援军,增援应该迅速,等待敕令虽是旧例,却不是应急的好办法。”于是破例同意马仙琕出兵。不久后,萧衍命马仙琕赴援的诏令也下达。 [16-17] 
荆州巴陵的马营蛮沿长江为害地方,州郡无法讨定,蛮人势力更加庞大。萧秀就职后,命防阁文炽率军焚烧了马营蛮所倚靠的密林和小道,使其无险可守,一年之后江路畅通无阻,荆州州境得以安宁。及至沮水暴涨,冲毁民田,萧秀拿出二万斛谷救济灾民。又让长史萧琛挑出府州中的“贫老单丁吏”,在一天之内便遣散了五百多人,百姓听闻,都拍手称好。 [15]  [18] 
天监十一年(512年),萧秀被征召入朝为侍中中卫将军,兼领宗正卿及石头戍事。 [19] 
天监十三年(514年),再次出任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郢司霍三州诸军事、安西将军、郢州刺史。 [20] 
郢州的当涂繁杂难治,弊政百出,百姓贫苦不堪,以至于要让妇人服役。萧秀到镇后,一意安抚,不让胥吏惊扰百姓,又以身作则,提倡俭约,节省了不必要的开支。 [21] 
夏口城位于战略要冲,屡遭战火涂炭,死难者的骸骨堆积于黄鹤楼下。萧秀就任后,举行祭拜仪式,将其掩埋。据传,在此事之后,他曾梦到数百人前来拜谢。 [22]  每到冬月,萧秀常常赠送衣裤给受冻的人。 [23] 
当时北魏的司州蛮帅田鲁生及其弟田鲁贤、田超秀,据蒙笼城降梁,萧衍授田鲁生为北司州刺史、田鲁贤为北豫州刺史、田超秀为定州刺史,为南梁捍御北境。但田鲁生、田超秀二人互相攻击,有叛离之心,萧秀加以抚慰,使二人各尽其力,保卫边境。 [24] 
天监十六年(517年),迁任使持节、镇北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都督雍、梁、南秦、北秦四州及郢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诸军事。 [25] 
天监十七年(518年)二月初七(3月4日) [1]  ,萧秀在赴任雍州刺史的途中,于竟陵的石梵病逝,终年四十四岁(一作四十五岁 [26]  )。萧衍闻讯,深感悲恸,派南康王萧绩沿途迎候;待灵柩抵达建康后,又遣使追赠他为侍中、司空谥号“康”。 [27-28] 

萧秀主要成就

编辑
萧秀为人清心寡欲,别无它好,惟嗜典籍。精意求学,搜集经记,收藏颇富,曾聘请刘孝标等学者一起编撰大型类书《寿光书苑》和《类苑》,书末完稿,便流行于世。研讨学术,终日不倦。去世后,藏书传给其子萧机继承。 [2]  萧秀擅长作文,有《安成王集》三十卷,今已佚失。

萧秀人物评价

编辑
裴子野:昔王薨及葬,仁禽有践境之识,羊祜去亡,市人有罢归之恸,若公恩结三楚,亦异出一时之公,幼无择言,长无择行,立功以庇物,执德以居宗,重以道性虚闲,居处冲约,终日清静,如布素焉。 [29] 《司空安城康王行状》
刘勰:①公御烦以寡,居高而降,执冲虚之道,无矜满之情。其为政也,庄敬足以范物,慈惠足以庇民,刚毅足以威暴,清贞足以励俗。 [30] 《司空安成康王碑铭》)②昔在文韶,五贤二圣。汉藩魏屏,微风不竞。於赫我梁,德符姬姓。康王康叔,异时同盛,爰自妙年,令问不已。一孝一悌,实光行始。义府文场,词人髦士。波澜莫际,墙仞难窥。用兹先觉,道此後知。德大心小,居高志卑。再握不倦,三吐忘疲。飞龙在天,肇基宛渎。地犹小胏,民同世复。皇情睠正,属难推毂。允矣宗英,移藩改牧。谁谓路永,江汉已浮。彼苍不惠,遽反成周。川迥溯轴,涂引归旒。 [30] 《司空安成康王碑铭》
姚思廉:至于安成、南平,鄱阳、始兴,俱以名迹著,盖亦汉之间、平矣。 [31] 梁书
李延寿:安成、南平、鄱阳、始兴俱以名迹著美,盖亦有梁之间、平也。 [32] 南史

萧秀轶事典故

编辑

萧秀孝悌无双

萧秀十二岁(《南史》作十三岁,此从《梁书》)时,生母吴氏去世。他与弟弟萧憺居丧持礼,哀感旁人,连续数日都不进水浆,父亲萧顺之亲自取粥给他们。萧顺之哀怜萧秀兄弟过早失去生母,于是让侧室陈氏抚养他们。陈氏没有儿子,有为人母的德行,对待萧秀、萧憺如同亲生子一般 [4]  [5] 
萧秀早年丧母,与萧憺情谊深厚。南梁立国后,时任荆州刺史的萧憺常常把自己的俸禄平分给萧秀,萧秀称心接受,也不多作推辞。他们兄弟和睦,为当时舆论所推许 [33]  。后来,萧秀在赴雍州刺史任的途中病逝于石梵。萧憺听闻讣讯,倒地恸哭,连续数日不吃不喝,拿出所有资产,协助办理萧秀的丧事,萧秀部下的大小幕宾都得到充足的供给。兄弟之间的情谊为世人所称叹 [34] 

萧秀贤仁过人

萧秀容仪俊美,每次上朝,都受到百官的瞩目。为人宽仁,喜怒不形于色。一次,萧秀的侍从掷石杀死了他养的,属下斋帅请求将侍从治罪,萧秀说:“我怎么会因为一只鸟去伤人。”于是宽恕了侍从。在京师任官时,天亮便开始处理公务,有一位厨人端来食物,不小心打翻倒在了他的身上,萧秀直接登车离开,“竟朝不饭”,也不责备此人。当时萧梁诸王都优待士人,萧秀与建安王萧伟(后改封南平王)都喜好才士,世人因为二王重视士人,于是将其并称为“二安”,与战国时期的“四豪”相提并论。 [32] 
萧秀是梁武帝的“布衣昆弟”,兄弟之间情谊笃好,但到武帝建梁后,他却小心畏敬,表现得比关系疏贱者还明显。武帝因此愈加认可他的贤德。 [32] 

萧秀遗爱在民

当初,萧秀即将离开郢州时,郢州百姓主动相送至州境上。听说他患病后,郢州的百姓、商贾纷纷为其请命。等到萧秀病逝后,他曾统辖过的四州百姓都“裂裳为白帽”,自发戴孝,哀哭相送。雍州的少数民族本要迎接萧秀就职,听闻他去世的消息后,拜祭哭悼而后才离开。 [35] 

萧秀四碑树墓

萧秀死后,府中佐史夏侯但等请求在其墓前树立碑志,武帝允准。而当时悠游萧秀幕府中的名士如王僧孺陆倕刘孝绰裴子野等都为他撰写了文才极佳、“咸称实录”的碑志悼文,使人难以抉择,最后才决定四碑并建,立于萧秀墓前。 [32] 

萧秀亲属成员

编辑
辈分关系姓名简介
家世父亲萧顺之南齐时官至丹阳尹南梁建立后,追加庙号为太祖,谥号为文皇帝。
生母吴氏早逝,南梁时被追封为太妃
养母陈氏在吴太妃死后悉心抚养萧秀、萧憺兄弟,南梁时被封为太妃。
——妻妾褚氏出身阳翟褚氏,萧捴之母,随其降入西魏北周,年高寿终。
平辈同母弟萧憺官至领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封始兴郡王。死后获赠侍中、司徒骠骑将军,谥号“元襄”。
异母兄萧懿南齐末年重臣,为东昏侯萧宝卷所害。南梁建立后,累赠丞相、长沙郡王谥号“宣武”。
萧敷早逝。南梁时追封永阳郡王,谥号“昭”。
萧衍南梁开国君主,在位四十八年。庙号高祖,谥号武皇帝。
萧畅早逝。南梁时追封衡阳郡王,谥号“宣”。
萧融为东昏侯萧宝卷所害。南梁时追封桂阳郡王,谥号“简”。
萧宏官至侍中太尉,封临川郡王。死后获赠侍中、大将军扬州牧假黄钺,谥号“靖惠”。
异母弟萧伟官至中书令大司马,封南平郡王。死后获赠侍中、太宰,谥号“元襄”。
萧恢官至荆州刺史骠骑大将军,封鄱阳郡王。死后获赠侍中、司徒,谥号“忠烈”。
姐妹萧令嫕即义兴昭长公主,嫁司徒左长史王琳
萧氏新安穆公主,嫁给事黄门侍郎王茂璋。
萧氏即余姚公主。
子辈长子萧机袭封安成郡王,官至宁远将军、湘州刺史。死后谥号“炀”。
次子萧推官至戎昭将军吴郡太守,封南浦侯。“侯景之乱”时守东府城战死。
儿子萧捴在南梁官至益州刺史等,封秦郡王。后仕于西魏、北周,累官少傅,封蔡阳郡公。死后获赠大将军、益州刺史等官,谥号“襄”。
表格参考资料:《梁书·太祖五王》 [31]  、《南史·梁宗室下》 [32]  、《周书·萧捴传》 [36] 

萧秀史料记载

编辑
《司空安成康王碑铭》 [30] 
《司空安成康王行状》 [29] 
梁书·卷二十二·列传第十六》 [31] 
南史·卷五十二·列传第四十二》 [32]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四十四·齐纪十》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四十八·梁纪四》

萧秀后世纪念

编辑
主词条:萧秀墓
石碑 石碑 [37]
萧秀墓位于江苏省南京市栖霞甘家巷小学内。石刻遗存最丰,布局最完整,是南朝陵墓石刻中的代表作品。1953年至1957年,市文管会两次加以整修并加固,石碑箍铁箍,石刻周围筑水沟、装涵管、砌石墙加以保护。1987年市文管会在原地将石刻向上提升1米。
1974年10月至1975年1月,南京博物院和南京市文管会在甘家巷发掘大小墓葬38座,其中距石刻1000米处的六号墓,经考证为萧秀墓。墓为椭圆形单室穹窿顶砖室墓,有石墓门和石门拱,拱上有浮雕,墓前有很长的排水沟。墓因遭严重破坏,出土文物甚少,出土的两块石质墓志已漫漶难识。
萧秀墓南向偏东40度,墓前神道石刻现存3种8件,东西对立。
自南起,第一对为二辟邪。东辟邪长3.58米、宽1.55米、高2.94米,较完整;西辟邪长3.28米、宽1.55米、高3米、座高0.10米,臀、背部微残。两辟邪均为雄兽,无角,体形硕壮,昂首吐舌,颈粗短,头有鬣,翼作三翎,顶及脊有凹道,通体长毛卷曲,足趾五爪。
萧秀墓龟趺 萧秀墓龟趺
第二对石碑,现仅存龟趺2,残碑1。东龟趺高1.02米、宽1.43米、长3.54米;西龟趺高1米、长2.70米、宽1.49米。残碑倒埋地下,1957年整修石刻中发现,残约四分之一,断为三,部分文字剥蚀难辨。
第三对石柱,东石柱仅存柱座,座高0.66米、长1.45米,四周雕有纹饰。西石柱柱身高3.86米、柱础高0.67米、通高4.62米,上覆盖已无存,盖上小石辟邪现存南京博物院。柱表作瓦楞纹,上部饰绳索纹和交龙纹,柱础裂为两半。
第四对石碑,东碑身高4.15米、宽1.46米、厚0.31米、座高1.01米、长3.37米、通高5.16米,碑侧浮雕已漫漶不清,中部有裂缝。西碑身高4.10米、宽1.44米、厚0.32米、座高1.02米、长3.07米、通高5.12米、碑身剥蚀严重,正面碑文难辨,碑阴尚有门生官吏1300余人的姓名依稀可辨,为研究南朝小楷的重要实物资料。碑额上书"梁故散骑常侍司空安成康王之碑",碑顶饰双螭交互盘绕,额穿一孔,额面浮雕腾跃双螭,碑侧浮雕珍禽、瑞兽等图案。
参考资料
  • 1.    《梁书·武帝纪中》称:“(天监)十七年……二月癸巳,镇北将军、雍州刺史安成王秀薨。”按台湾中研院“两千年中西历转换”,天监十七年二月癸巳(初七)即公元518年3月4日。
  • 2.    李玉安 黄正雨.中国藏书家通典: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2005年版
  • 3.    《梁书·萧秀传》:安成康王秀,字彦达,太祖第七子也。
  • 4.    《南史·萧秀传》:年十三,吴太妃亡,秀母弟始兴王憺,时年九岁,与秀并以孝闻。居丧累日不进饮,文帝亲取粥授之。哀其早孤,命侧室陈氏并母二子。陈亦无子,有母德,视二子如己生。
  • 5.    《梁书·萧秀传》:年十二,所生母吴太妃亡,秀母弟始兴王憺时年九岁,并以孝闻,居丧,累日不进浆饮,太祖亲取粥授之。哀其早孤,命侧室陈氏并母二子。陈亦无子,有母德,视二子如亲生焉。
  • 6.    《梁书·萧秀传》:​秀既长,美风仪,性方静,虽左右近侍,非正衣冠不见也,由是亲友及家人咸敬焉。齐世,弱冠为著作佐郎,累迁后军法曹行参军,太子舍人。
  • 7.    《梁书·萧秀传》:永元中,长沙宣武王懿入平崔慧景,为尚书令,居端右;弟衡阳王畅为卫尉,掌管籥。东昏日夕逸游,出入无度。众颇劝懿因其出,闭门举兵废之,懿不听。帝左右既恶懿勋高,又虑废立,并间懿,懿亦危之,自是诸王侯咸为之备。及难作,临川王宏以下诸弟侄各得奔避。方其逃也,皆不出京师,而罕有发觉,惟桂阳王融及祸。
  • 8.    《梁书·萧秀传》:高祖义师至新林,秀与诸王侯并自拔赴军,高祖以秀为辅国将军。是时东昏弟晋熙王宝嵩为冠军将军、南徐州刺史,镇京口,长史范岫行府州事,遣使降,且请兵于高祖。以秀为冠军长史、南东海太守,镇京口。
  • 9.    《梁书·萧秀传》:建康平,仍为使持节、都督南徐、兖二州诸军事、南徐州刺史,辅国将军如故。
  • 10.    《梁书·萧秀传》:天监元年,进号征虏将军,封安成郡王,邑二千户。
  • 11.    《梁书·萧秀传》:京口自崔慧景作乱,累被兵革,民户流散,秀招怀抚纳,惠爱大行。仍值年饥,以私财赡百姓,所济活甚多。
  • 12.    《梁书·萧秀传》:二年,以本号征领石头戍事,加散骑常侍。三年,进号右将军。
  • 13.    《梁书·萧秀传》:五年,加领军、中书令,给鼓吹一部。
  • 14.    《梁书·萧秀传》:六年,出为使持节、都督江州诸军事、平南将军、江州刺史。
  • 15.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四十七·梁纪三》:(天监七年)三月……癸卯,以安成王秀为荆州刺史。先是,巴陵马营蛮缘江为寇,州郡不能讨。秀遣防阁文炽帅众燔其林木,蛮失其险,州境无寇。
  • 16.    《梁书·萧秀传》:是岁,魏悬瓠城民反,杀豫州刺史司马悦,引司州刺史马仙琕,仙琕签荆州求应赴。众咸谓宜待台报,秀曰:“彼待我而为援,援之宜速,待敕虽旧,非应急也。”即遣兵赴之。
  • 17.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四十七·梁纪三》:(天监七年)冬,十月,魏悬瓠军主白早生杀豫州刺史司马悦,自号平北将军,求救于司州马仙琕。时荆州刺史安成王秀为都督,仙琕签求应赴。参佐咸谓宜待台报,秀曰:“彼待我以自存,援之宜速,待敕虽旧,非应急也。”即遣兵赴之。上亦诏仙琕救早生。
  • 18.    《梁书·萧秀传》:先是,巴陵马营蛮为缘江寇害,后军司马高江产以郢州军伐之,不克,江产死之,蛮遂盛。秀遣防阁文炽率众讨之,燔其林木,绝其蹊迳,蛮失其崄,期岁而江路清,于是州境盗贼遂绝。及沮水暴长,颇败民田,秀以谷二万斛赡之。使长史萧琛简府州贫老单丁吏,一日散遣五百余人,百姓甚悦。
  • 19.    《梁书·萧秀传》:十一年,征为侍中、中卫将军,领宗正卿、石头戍事。
  • 20.    《梁书·萧秀传》:十三年,复出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郢、司、霍三州诸军事、安西将军、郢州刺史。
  • 21.    《梁书·萧秀传》:郢州当涂为剧地,百姓贫,至以妇人供役,其弊如此。秀至镇,务安之。主者或求召吏。秀曰:“不识救弊之术;此州凋残,不可扰也。”于是务存约己,省去游费,百姓安堵,境内晏然。
  • 22.    《梁书·萧秀传》:先是夏口常为兵冲,露骸积骨于黄鹤楼下,秀祭而埋之。一夜,梦数百人拜谢而去。
  • 23.    《梁书·萧秀传》:每冬月,常作襦裤以赐冻者。
  • 24.    《梁书·萧秀传》:时司州叛蛮田鲁生,弟鲁贤、超秀,据蒙笼来降。高祖以鲁生为北司州刺史,鲁贤北豫州刺史,超秀定州刺史,为北境捍蔽。而鲁生、超秀互相谗毁,有去就心,秀抚喻怀纳,各得其用,当时赖之。
  • 25.    《梁书·萧秀传》:十六年,迁使持节、都督雍、梁、南、北秦四州郢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诸军事、镇北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便道之镇。
  • 26.    《司空安成康王碑铭》:天监十七年薨,春秋四十有五……。
  • 27.    《梁书·萧秀传》:十七年春,行至竟陵之石梵,薨,时年四十四。高祖闻之,甚痛悼焉。遣皇子南康王绩缘道迎候……丧至京师,高祖使使册赠侍中、司空,谥曰康。
  • 28.    《司空安城康王行状》:遘疾薨竟陵之石梵,时年四十四。
  • 29.    《全梁文·卷五十三》  .汉典古籍[引用日期2019-05-10]
  • 30.    《全梁文·卷六十》  .汉典古籍[引用日期2019-05-10]
  • 31.    《梁书·卷二十二·列传第十六》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9-03-03]
  • 32.    《南史·卷五十二·列传第四十二》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9-03-03]
  • 33.    《梁书·萧秀传》:少偏孤,于始兴王憺尤笃。梁兴,憺久为荆州刺史,自天监初,常以所得俸中分与秀,秀称心受之,亦弗辞多也。昆弟之睦,时议归之。
  • 34.    《梁书·萧憺传》:同母兄安成王秀将之雍州,薨于道。憺闻丧,自投于地,席槀哭泣,不饮不食者数日,倾财产赙送,部伍小大皆取足焉。天下称其悌。
  • 35.    《梁书·萧秀传》:初,秀之西也,郢州民相送出境,闻其疾,百姓商贾咸为请命。既薨,四州民裂裳为白帽,哀哭以迎送之。雍州蛮迎秀,闻薨,祭哭而去。
  • 36.    《周书·卷四十二·列传第三十四》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9-03-03]
  • 37.    南朝石刻  .栖霞区政府网.2015-05-20[引用日期2016-02-13]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文学家 古代史 历史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