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吹雪

(小说人物)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古龙武侠小说陆小凤传奇》系列人物之一,陆小凤挚友之一,落花吹雪,剑术超绝,剑路锋锐犀利。剑神一笑,可令仙佛鬼神动容。
平时喜穿白衣,面容冷峻,生性冷僻。被誉为剑神的他,生平唯一视为剑道对手的人只有“一剑西来天外飞仙”的剑中之仙「白云城主」叶孤城
有一种人,已接近神的境界。因为他已无情。
有一种剑法,是没有人能够看得到的。因为曾经有幸目睹的人都已入土。
有一种寂寞,是无法描述的。因为它源自灵魂深处。
中文名
西門吹雪
其他名称
「劍神」
登场作品
陆小凤传奇》系列
妻    子
孙秀青
武    器
一柄形式奇古的乌鞘长剑
剑法风格
锋锐犀利,不留后路
唯一剑道对手
叶孤城
最好的朋友
陆小凤

西门吹雪人物形象

编辑
西门吹雪以剑法超绝立足江湖,生性冷僻,其人不苟言笑,嗜剑如命,取人性命在电光火石之间,视杀人为艺术。
长身直立、白衣如雪,腰旁的剑却是黑的,漆黑,狭长,古老,乃天下利器,剑锋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三两。
西门吹雪不但剑法无双,家世也很好,居所「万梅山庄」的富贵荣华,也绝不在江南花家之下。
他与「少林派」方丈大悲禅师、「武当派」长老木道人、南海飞仙岛的「白云城主」叶孤城、「青衣一百零八楼」总瓢把子霍休、「峨嵋派」掌门独孤一鹤齐名,是当今天下武功真正能达到颠峰的六人之一。 [1] 
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2张)
只有陆小凤才勉强算是他的朋友。他始终以「剑道」为生命的最高追求,书中大多时候给人无情、冷漠的感觉。
剑神西门吹雪曾与「白云城主」叶孤城在九月十五之日紫禁之巅决战,叶孤城在比剑之前就已经知道这是一场必死之局,因此比剑过程中能杀西门吹雪而不杀,反而自愿死于西门吹雪剑下,因为这是剑客最光荣的死法。叶孤城将自身绝世剑客的荣耀托付给西门吹雪,造就「月圆之夜,紫禁之巅,剑神诛剑仙」的传说……
在紫禁之巅那一次决战前,他的剑确实已渐软弱,因为他对妻子的爱,已超越了他对剑的狂热,可是他杀死叶孤城后,就不同了。无论谁击杀了白云城主这种绝世高手后,都难免会觉得意气风发,想更上层楼。紫禁之巅那一战,无疑又激发了他对剑的狂热,又超越了他对妻子的爱。 [2] 
在「紫禁之巅」决战后,西门吹雪的剑法,已达到无剑的境界。他的掌中虽无剑,可是他的剑仍在,到处都在。他的人已与剑溶为一体,他的人就是剑,只要他的人在,天地万物,都是他的剑,这种境界几乎已到达了剑术中的颠峰。
西门吹雪唯一的女人就是他的妻子「峨嵋四秀」之一孙秀青,并且他们生有一个孩子,因心中有情而致使不能发挥剑道。西门吹雪最后离开了妻子,恢复心中无情。在古龙的世界,只有寂寞无情,才能发挥出剑的最大威力。
燕南天的剑法是强霸无双,惊天动地,一剑之威,睥睨天下;叶孤城的剑法是无瑕无垢,辉煌至极;西门吹雪的剑法是锋锐犀利,可令仙佛鬼神动容;燕十三的剑法是不祥毒龙的死亡神通变化——绝对静止,绝灭生机;谢晓峰的剑法是浑然天成,无迹可寻;方宝玉的剑法是自然之道,生生不息。

西门吹雪剑神武功

编辑
◆《幽灵山庄》第二章 同病相怜:
逃亡本身就是种痛苦。
饥渴、疲倦、恐惧、忧虑……就像无数根鞭子,在不停的抽打著他。
这已足够使他的身心崩溃,何况他还受了伤。
剑伤!
每当伤口发疼时,他就会想到那快得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剑!
掌中本已「无剑」的西门吹雪,毕竟又拔出他的剑!
——我用那柄剑击败了叶孤城,普天之下,还有谁能配让我再用那柄剑?
陆小凤,只有陆小凤! [3] 
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4张)
为了你,我再用这柄剑,现在我的剑已拔出,不染上你的血,绝不入鞘!
没有人能形容那一剑锋芒速度,没有人能想像,也没有人能闪避。
如果天地间真有仙佛鬼神,也必定会因这一剑而失色动容
剑光一闪,鲜血溅出!
没有人能招架闪避这一剑,连陆小凤也不能,可是他并没有死!
能不死已是奇迹!
天上地下,能在那剑的锋芒下逃生的,恐怕也只有陆小凤!
《幽灵山庄》第八章 重用陆小凤:
陆小凤并没有直接走进去,他并没有忘记这是片吃人的树林。
他们在林外的山坡上坐下来,青青的草地上,有片片落叶。
还是春天,怎么会有落叶?
陆小凤拾起了一片,只看了两眼,掌心忽然冒出了冷汗。
柳青青立刻发觉了他异样的表情,立刻问道:「你在看什么?」
陆小凤指了指落叶的根蒂,道:「这不是被风吹落的。」
叶蒂上的切口平滑和整齐。
柳青青皱起了眉,道:「不是风,难道是剑锋。」
陆小凤道:「也不是剑锋,是剑气!」
柳青青的脸色变了,谁手上的剑能发出如此锋锐的剑气?
陆小凤又从草地上拾起了一根羽毛,也是被剑气摧落网。
林外有飞鸟,飞鸟可充饥。
可是天下又有几人能用剑气击落飞鸟?除了西门吹雪外还有谁?
柳青青已不再笑:「他还没有走?」
陆小凤苦笑道:「他一向是个不容易死心的人。」
柳青青垂下头,道:我知道他是个怎麼样的人,我见过他。」
她忽又抬起头:「可是我们用不著伯他,以我们两个人之力,难道对付不了他一个?」
陆小凤摇摇头。

西门吹雪剑神与剑

编辑
西门吹雪的剑是杀人的剑,“我的剑不是用来看的”,他的剑法是杀人的剑法。
“当你一剑刺入他们的咽喉,眼看着血花在你剑下绽开,你若能看得见那一瞬间的灿烂辉煌,就会知道那种美是绝没有任何事能比得上的。”这就是西门吹雪的美学。
花满楼听完西门吹雪这段话后,他对陆小凤说:“现在我才明白,他是怎么会练成那种剑法的了。
因为他竟真的将杀人当作一件神圣而美丽的事,他已将自己的生命都奉献给这件事,只有杀人时,他才是真正活着,别的时候,他不过是在等而已。”
那些才情孤高而时运不济的人,愤世嫉俗的人,喜欢快意恩仇的人,多多少少都有这种心态,都会把某一门技艺练到高处不胜寒的境地。
西门吹雪的年代,是一个白衣胜雪的年代;
他似乎已成为一种象征,显得高不可及;
西门吹雪的神韵,不在于他闪电般的拔剑,出剑;而在于收回长剑时,剑锋上滑落的那一串血花;
——西门吹雪吹的不是雪,是血…… 那些总想追上他的人永远也达不到他的境界;
因为当他们吹落剑上的血花时,只感到了胜利的喜悦与兴奋,
但西门吹雪,他眼中闪过的却是难以名状的无奈与哀伤,他早已经隐于这个俗世,
他本就不是一个轻视生命的人,况且天下真正值得他为之拔剑的人实在太少了。
叶孤城之后,就更是如此了。
“他藏起了他的剑,抱起了叶孤城的尸体,剑是冷的。尸骨更冷。”
“这世上还有什么事能使他的心再热起来?血再热起来?”他已什么都不求。

西门吹雪人物情感

编辑
这个世界上,能御剑杀人的剑客很多,但“剑神”,却很少,恰好西门吹雪就是一个寂寞的剑神。 [4] 
古龙在《剑神一笑》的序言中提到剑神不可缺少一股傲气,因为能成为剑神必定是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剑道。剑神不求仙也不求佛,人世间的成败名利更不值他一顾一笑。在他而言那一瞬间已是永恒。而古龙所写的剑神西门吹雪的确是为达到那一瞬间的巅峰而不惜牺牲一切。不过西门吹雪亦是一个有血有泪有笑的,也有人的各种情感,只是他从不轻易把这种情感表达出来。古龙写西门吹雪很见功力,《古龙传奇》亦云:“古龙倾注在这个人物身上的心血, 甚至比‘一号人物’陆小凤还要多。”剑神是百年不遇的,而且其人品要高于一般人很多,西门吹雪的确是令人无法揣测也无法思量的。但一个人不会一生下来便是剑神,剑神必须经过常人无法想像的艰苦锻炼才可养成孤高的品格,西门吹雪亦必定经历一段人生历程才可成为剑神。古龙则要把剑神生命中最重要的转变写出来才可令人信服,只在云端上不闻凡俗的剑神不会高出大多数人许多。经验了世俗锤炼,手中剑才会真正不同凡响, 所以古龙便写出了剑神下凡的经历。
西门吹雪和孙秀青(黄元申版) 西门吹雪和孙秀青(黄元申版)
剑神应该是绝情弃爱的,但西门吹雪偏偏又会娶妻生子。《古龙传奇》说古龙是“被自己塑造的比冰还要冷的人震惊了,他要他从云端上落回来。”其实西门吹雪对他的知己陆小凤和妻子孙秀青一直都是抱著一种“道是无情还有情”的态度。西门吹雪的心虽如雪山上的千年玄冰,但内里却蕴藏著一股不易外露的情感。溶化他冰封的心灵的人就是他的妻子孙秀青,也是古龙所写的剑神下凡的经历。孙秀青毫无保留的付出、热烈如火的爱情终把孤冷的剑神由天上拉下凡间来。当西门成婚后,陆小凤也说他改变了, 不再是那“半疯半痴的神”,已有了人性。西门吹雪对情爱自来淡薄,但对妻子的爱的确深刻,他与叶孤城决战前夕才发觉原来对妻子的爱是超出他的想像。他担忧若然自己战死便无人照顾他那怀有身孕的爱妻,这份担忧成为他的剑的羁绊,像一条无形的线绑著他的剑,所以陆小凤亦担心西门在决战时不能再挥出那种绝情的剑法。从而可见西门吹雪虽痴于剑,但当爱情要来的时候他也是无需挣扎的去接受,他由始至终全无理会爱情会否影响他的剑道,他想爱便爱。同样地,他离开妻子重回“剑神境界”也无需内心交战,一切都是这么自然。
其实西门吹雪甚懂得人生乐趣,他平时喜爱笛子和古琴之乐,爱欣赏大自然美景。他的万梅山庄美如仙境,他更会品尝美酒佳肴,娶所爱的女人,一切也干得心安理得,合乎自然。在别人眼中他是人中的贵族,剑中的神,一身高洁凌人的傲气,几乎不近人间烟火。但他一直活得如此随心,没有人可以逼他做他不愿做的事,他要做的事亦不需要别人求他。所以他与叶孤城不同,他不需禁欲也可达剑道顶峰。叶孤城比西门吹雪明显多了一份江湖俗气,他心灵有垢不及西门纯净澄明。西门吹雪对剑的狂热是天生的,无功利目的是纯艺术的追求。他醉心于剑而无任何心理负担,世上没有任何事可改变其爱剑之心,故他无需禁欲。在二人决战时对“剑”的看法可看出他们截然不同的主张:
西门吹雪道:“唯有诚心正意,才能到达剑术的巅峰,不诚的人,根本不足论剑。”
叶孤城道:“你既学剑,就该知道学剑的人只在诚于剑,并不必诚于人。”
在此可见西门吹雪认为“正义”之心是剑道的精髓,在他冷漠的外表下,他心中有维护正道的古道热肠。
就是这腔热血令他与陆小凤彼此之间有著共同的正义原则,所以二人可成莫逆之交。西门吹雪既可随心爱他的妻子,同时亦敞开心怀与陆小凤建立交心的友情。古龙一向强调朋友,西门吹雪也正是要在孤寂中得到一份温暖。孤傲的剑神是不轻易与人交心的,但陆小凤的“童心”正与西门吹雪的“痴”产生共鸣,只有陆小凤这种坦然赤诚才能赢得剑神的友谊。所以西门吹雪纵使在陆小凤面前也是一贯的冷淡,但每当陆小凤有求于他或是陷于危难时,西门都是义不容辞的帮助他。在《凤舞九天》中陆小凤向西门吹雪辞行时, 这位剑神甚至激动得热泪盈眶。
西门吹雪虽然在冰冷的外表里拥有一股温暖的感情,但他一生也不能摆脱孤独。因为孤独是表现英雄的禀赋、是对至境执著追求的结果。孤独乃剑神的必然命运,他定要具备超人的意志去忍受这种“高处不胜寒”的寂寞。他的生命就是他的剑, 婚姻令他的剑失去原有的锋芒,他只有重归孤独、超越自我,永远与世俗隔绝,白衣胜雪,傲立旷野。他崇高的人格超乎常人,令人产生意志上升之感,这种动人的艺术形象,令他更为读者所尊敬。

西门吹雪人物评价

编辑
西门吹雪早已把全身心浸入了对剑道的追求,从他的一举一动,生活方式无处不透出对于至美的追求,剑,对他来说,已不是一种武器那么简单,在他来说,这是一种艺术;西门吹雪可以说是理想化的,是唯美的;假如剑道一途,果然有着所谓剑神;那么西门吹雪无疑是最接近神的人。
他所住的地方,只有鲜花,他所着的衣服,永远雪白。 他从不求人,也从不接受别人的请求,因为在强者的眼中,他只接受能力与他可以匹敌的人。
强者的眼中没有弱者,因为他们没有悲悯人的心情。因为他要做的事,没有做不到的,如果他做不到,别人更不可能做到。而他愿意做的事,不需要别人恳求,不愿意做的事,别人恳求也没有用。 他就是如此。
西门吹雪诚于人,故能赢得陆小凤这样千金难易的朋友和孙秀青那样一往情深的爱人,因为诚,故能做到无求无欲,问心无愧。无欲则刚,无愧则纯,是以达到人剑合一的剑道之颠峰。
友情与爱情看似一种羁绊,让有了情感的西门吹雪的剑招失去了往日的犀利,但也正是这种羁绊给了他必胜的信念与强大的求胜欲望,因为他知道无论如何,天涯尽头总有一个人、一种目光在注视着自己,让他知道西门吹雪不再是孤独的,即便只是为了那个等候的身影他也要好好地活着。
西门吹雪也是一个有血有泪有笑有义有情的人,也有人的各种情感,只不过他从来不把这种情感表达出来而已。
他可以单骑远赴千里之外,去和一个绝顶的高手,争生死于瞬息之间,只不过是为了要替一个他素不相识的人去复仇伸冤。
可是如果他认为这件事不值得去做,就算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陆小凤去求他,他也不去。
他甚至还有一点幽默感。有一次,他心里明明故意去替陆小凤做一件事,可是偏偏还要陆小凤先剃掉那两条不像胡子却像眉毛的胡子。总而言之,这个人是绝对令人无法揣度的。 [5] 
他所住的地方是在塞北的一个叫“万梅山庄”的地方。
这就是他,西门吹雪,一个神一样的男人。

西门吹雪人物分析

编辑
整部《陆小凤》系列,每次看到“白衣如雪”、“背着形式奇古的乌鞘长剑”的描写我就会很激动。西门吹雪从来都没有让我失望过。
西门吹雪吹的不是雪,是血,他剑锋上的鲜血。
说他无情,并不是真的没有感情。他也曾娶妻生子。他不只会杀人,他甚至曾经救了一心想要杀他的人。他说这世上有许多感情远比仇恨更伟大。他极少笑,可是偶尔展露笑容,就如同春风吹过大地,连远山上亘古的冰雪也会融化。他一向独来独往,却也有朋友。他曾经奋不顾身为朋友挡住极厉害的仇人的追杀。他们的交情如同君子相交般平淡如水,平淡下却是两颗诚挚的心。说他无情,也许只不过是因为他从来不愿显露感情。因为他已决心将更多的生命专注于他所信仰的“道”,他的“道”,就是剑。
远山上冰雪般高傲的性格,冬夜里流星般闪亮的生命,天下无双的剑。
他的剑法只有一种——杀人的剑法。他轻轻吹了吹剑上的血,血珠轻轻地在空中划了道弧,落在地上,渗入泥土中,转眼只剩下淡淡的痕迹。剑依然如雪般闪亮,映出一张苍白落寞的脸。他的眼神说不出的疲倦说不出的寂寞。
与叶孤城一战,绝对是空前绝后的一战。两人虽是对手,却同样是知己。同样绝世的剑法,同样孤高的性格,同样的寂寞。仇恨并不是他们全部的感情。仇恨中包含了了解与尊敬。而这仇恨本身也是先天的,被动的,无奈的。也许叶孤城恨的只是既然生了叶孤城,为什么还要生西门吹雪。也许西门吹雪恨的也是一样。这一战并没有失败者。若一定说有,那就是叶孤城败给了自己,败给了自己的名利之心。或者,是因为他已不忍寂寞。
西门吹雪了解叶孤城。所以当叶孤城本应有把握的一剑忽然出现偏差时他就明白了。“既然要死,为什么不死在西门吹雪剑下?能死在西门吹雪剑下,至少总比别的死法荣耀得多。”到最后,叶孤城是感激西门吹雪的,西门吹雪是尊敬叶孤城的。“我用那柄剑击败了叶孤城,普天之下还有谁能配让我再用那柄剑?”西门吹雪成全了叶孤城,叶孤城至少得到了他最后想要的最干净最荣耀的死法。可是西门吹雪自己呢?这种成全的代价,是以后永远独自品尝孤独的寂寞。
“西门吹雪至少有一点是别人学不像的。”
“他的剑?”
“不是他的剑。是他的寂寞。”
远山上冰雪般寒冷的寂寞,冬夜里流星般孤独的寂寞。
古龙说只有一个真正能体会到这种寂寞,而且甘愿忍受这种寂寞的人,才能达到西门吹雪已经达到的那种境界。
这也许也正是叶孤城与西门吹雪的差距吧。他已体会到寂寞,却终于不甘忍受。
高处不胜寒的寂寞本就只有身在高处的人才能体会。西门吹雪就是那种“明知高寒,偏爱高寒境”的人吧。
有人说“假如人的品德能像雪那样洁白,而心地不像雪那样冰冷,该多好”。可是有些洁白,却正是用冰冷表现的。人们总是责怪雪的冰冷,雪不解释,他只用洁白答复一切。
如雪苍白的衣袂。
如雪苍白的剑锋。
如雪苍白的侧脸。
如雪苍白的寂寞。

西门吹雪剑神人生

编辑

西门吹雪剑道化身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何润东版西门吹雪 何润东版西门吹雪
九月十五,西门吹雪、叶孤城决战于紫禁之巅。此战惊动天下,是古往今来武林中的一件大事,这是一场终极剑法的决战。但叶孤城心中有垢,“心中有垢,其剑必弱”,虽然天外飞仙确实强于一剑西来,可最终叶孤城还是选择死于西门之手。
经此一役,西门吹雪剑法更上一层楼,他的剑法已经达到了“无剑”的境界,“他的人已与剑溶为一体,他的人就是剑,只要他的人在,天地万物,都是他的剑。”
这一战,不仅造就了他不世的声名,也造就了他不世的剑法。更重要的是他求得了剑道的真义。
他的剑已随心所欲,既是到处都有,也是到处都没有;他的剑已不为任何人或任何事而出,又或者为任何人或任何事而出;他的剑已什么都是,又什么都不是。
这是剑道的颠峰。
1.斜阳,踏着急匆匆的余辉,一条归家的路在大部分人眼里显得格外的亲切。可那个细长的影子丝毫没有升起过这个念头,在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字:剑。
落叶纷纷,在犀利的剑气下,原本生机盎然的花草树木都失去该有的颜色。甚至,日月星辰都被这充满死意的剑气所笼罩,黯淡了下来。
七岁学剑,七年有成,至今未逢敌手。
其中练剑时的辛酸血泪困苦艰难无从得知,只是西门从不离剑,甚至吃饭、睡觉都不例外。
踏入江湖前,西门已痴迷入剑道。 [6] 
2.斋戒,熏香,沐浴。
惠天赐版西门吹雪 惠天赐版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从千里之外,顶着烈日骑马奔驰了三天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
他斋戒了三天,熏香沐浴,只是为一个陌生的人复仇,去杀一个陌生的人。在别人眼里,这是一件十分可笑的事情。可在他眼里,这是一件极为神圣的事情。
“这世上永远都有杀不尽的背信无义之人,当你剑刺人他们的咽喉,眼看着血花在你剑下绽开,你总能看得见那瞬间的灿烂辉煌,就会知道那种美是绝没有任何事能比得上的。”
西门吹雪一贯冷淡的眼神中竟也露出了奇特的光亮,在他眼里,杀人既不是一种罪恶的事情,也不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但却是一件可以奉献全部的、神圣的、必须严肃、尊敬地对待的事情。
剑,乃凶器也。处身于江湖中,求证剑道,不可避免双手血腥。西门能不为己杀人、不为钱财杀人、不为仇恨杀人,只为得证剑道而杀人,已初窥得剑道门径。
踏入江湖后,西门以尊敬入剑道。 [6] 
3.诚心正意,乃剑之精义所在。
初西门练剑时,入忘我之境,诚于剑,乃有成。心诚非一昔之力,斗转星移,十数年未曾改变,方为心诚。
后西门入江湖,杀人之前必斋戒沐浴,是为诚于剑;所杀之人皆该杀,决不滥杀无辜,是为诚于人。独诚于剑,不过能入剑道而已;诚于人,方能得证大道。
上官丹凤以剑偷袭阎铁珊,为西门所不耻,“从今以后,你若再用剑,我就要你死”、“剑不是用来在背后杀人的,若在背后伤人,就不配用剑”。
此举亦是诚于剑,而当时并未杀她,亦是诚于人。
苏少英虽不该杀,只因心浮气躁,急于出手,江湖中,先出剑者,杀之不为过也。公平决斗,争杀于一瞬间,本就无对错之分。
若能诚心诚意,则入剑道易,只是若无引路之人、激发之事,终不得破茧,未有大成。 [6] 

西门吹雪巅峰寂寞

紫禁一役后,“比朋友更值得尊敬的仇敌已死在他剑下。”他的心更冷,他的人也越显寂寞,天下还有什么人值得他拔剑呢?
他已得证大道,毕生夙愿已了,人亦已出局。在别人的眼里,他是在剑术的颠峰之上,犹如万丈雪峰上的一树寒梅,迎风而立。
可他即已出局,无所求、无所欲,又哪里还会有人性的情感——寂寞呢?但他虽仍有妻儿相伴,可他已证大道,心已在九天之外,在常人的眼里就是一种无法理解的冰冷的极至。 [6] 
这是寂寞的颠峰。
1.长身直立,白衣如雪,如亘古以来就屹立在那里的雕塑一般。多少年风风雨雨,孤独的眸子里终于也掠过寂寞的影子。沉迷于剑道,就注定了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爱人,只有与剑为伍。
起初,西门练剑废寝忘食,虽孤独一人,却没有深入骨髓的寂寞。练剑有所成是他唯一的目标,那份对剑的炽热的感情能把人性中其他的情感都掩盖起来,寂寞是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种。
什么是寂寞?
年轻的时候没有人会去回答这个问题,寂寞离他们很远,就算偶尔涌出的一丝感叹,也逃不出意气的影子。可许多年后,就算不愿去想起这个问题,却已经没有办法摆脱那份深入骨髓的寂寞。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时间把寂寞重新装扮,它把寂寞交给你的时候,寂寞就成了那附骨之蛆,挥之不去。
西门也寂寞,从他决定献身于剑道开始,寂寞的种子就被深埋于他的心底。他初入剑道,略有小成时,寂寞的影子就更浓了。他毕竟还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泪有感情的人。
没有人可以容忍时间永远停顿在一刻,一个走不出难受,走不出欲望,走不出无端愁闷的时刻。
西门遇到对手时,露出了炽热的眼神,那是一种强烈的追求剑道的感
李铭顺版西门吹雪
李铭顺版西门吹雪(6张)
情。这个时候,他的眼里只有对手,他的心中只有剑。寂寞是一种很遥远、不会对他有任何影响的事物。
可是,大部分时间,他都只有等,等待着那个神圣的时刻的来临。这种唯一的等待成了他深入骨髓的寂寞的源头,他只有等待,生命中再没有其他任何的事情。
2.他第一眼看见孙秀青的时候,寂寞的格局开始改变。
说是第一眼并不恰当,说是孙秀青也不恰当,准确的说,他在陆小凤的第一个故事中,他寂寞的格局开始改变。
他为一个女人治伤,然后彼此相爱。再到后来,他们还有了一个孩子。
他不再孤单一人,有人陪他等、有人伴着他、有人倾听他、有人理解他。他不再孤单一人,在形式上,在感情上,他都有了一个依托。
很多人说,他已经开始“人化”,他已经开始有了感情。可是剑本无情,求证剑道又岂能多情?
他似乎离得剑道越来越远。可是没有人知道,远,在很多时候,只是我们看待事物的角度而形成的。如果真的有人能在人生的格局之外俯视,是可以看到西门离剑道是越来越近。
没有人可以从一出生就没有人性中的各种情感,要想走出人性情感的局,首先就必须入局。
郑伊健版西门吹雪
郑伊健版西门吹雪(10张)
3.入局容易,出局难。
人性中的情感也如寂寞一般是附骨之蛆,沾染了,就别想轻易的摆脱。
只是人性中的情感有悲有喜,有爱有憎,智慧的人都知道如何去避免受到不好的情感的侵扰,所以,出不了局也就没什么不好。
可花满楼已然出局。他有的只是对生命强烈的热爱,他是处在热爱生命情感的颠峰,看世间的人、世间的事情也就比别人透彻的多,他代表的是一种境界的颠峰。
西门一生追求剑道,为证大道,不惜奉献生命。孤独一人的时候,他越来越寂寞。有人相伴的时候,他是不是不再那么寂寞呢?
月光如水,人依旧。求道之心不死,孤傲之心不死。他仍然是寂寞。 [6] 

西门吹雪独特超然

剑,古之圣品也,至尊至贵,人神咸崇。乃百兵之君,短兵之祖。历朝王公帝候,文士侠客,商贾庶民,莫不以持之为荣。
能够被称为剑神的人,除了他的剑术已经出神入化之外,还要他的人格和人品独特而超然。
古往今来,能被称为剑神的人并不太多,草圣张旭曾言“我始闻公主与担夫争路,而得笔法之意;后见公孙氏舞剑器而得其神。”如果,剑器也算是剑的一种的话,唐代的公孙大娘或许是被人称作“剑神”的第一人。
剑神和剑仙不同,以气御剑,御剑杀人于千里之外的剑仙并不少见,可是他们都不是剑神,因为他们都缺少一股傲气,没有这股傲气就不能成为剑神。
“凭着这股傲气,他们甚至可以把自己的生命视如草芥。因为他们早已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他们所热爱的道。
他们的道就是剑。
他们既不求仙也不求佛,人世间的成败名利,更不值他们一顾,更不值他们一笑。
他们要的只是他们那一剑挥出时的尊荣与荣耀,在他们来说那一瞬间就已是永恒。
为了达到这一瞬间的颠峰,他们甚至可以不惜牺牲一切。”
这样的人实在不多,武侠小说中,唯有西门吹雪可称剑神。

西门吹雪象征寓言

编辑

西门吹雪“敬畏”

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
古龙一生中写了不少剑侠,当中最为他所喜爱和称许的首推西门吹雪。古龙笔下的这位一代剑神,乃万梅山庄庄主,而且更是个医药大行家。他总是穿一身白衣,脱俗出尘,气质胜仙,不但轻功卓绝,剑道更达至“无剑境界”的巅峰。这位剑神是一个寓言人物(allegorical figure),在中世纪时期,流行用人物来表现罪恶或优良品格,如七宗死罪(seven deadly sins)便是寓言人物。而西门吹雪他的人与剑已合二为一,他是“剑”的化身。古龙便是透过西门吹雪这个崇高(sublime) 人物表达他的艺术理想。当读者对作品中的人物油然而生敬慕之感,这类作品所创造的审美价值便是崇高。 古龙以严肃的创作态度,崇拜的情感,描绘的是具有现实生活特征的崇高型的人物,成功令西门吹雪在读者心中产生崇高的美感。崇高型人物往往高出一般人很多,令人敬畏崇拜,更令人产生由崇敬仰慕而来的恐怖感和惊奇感,并激发起人自身的豪壮感情。英国美学家博克认为当人的“自我保存受到威胁就引起恐惧,恐惧就是崇高感的主要内容。” 德国古典美学开山祖师康德亦认为在人心中先引起恐惧接著就会引起崇敬。西门吹雪总是给人望而生畏的感觉,他的名字已令人联想起一幅西门外,北风吹起漫天雪花的图画。他白衣如雪,他的心也冷如雪。他的人与剑都令人心寒,他与世人有很远的距离,却给人一种恐怖的美感。这里也表现了古龙对强者的崇拜,有评论家甚至认为古龙对强者的崇拜超过对于“善”的肯定。而且的确,古龙笔下的西门吹雪在江湖上是无人不惧的。在《剑神一笑》中,古龙便透过绝顶杀手绣花鞋听到西门吹雪的名字之后的反应,表现出西门吹雪的可怕:
她从未想到只凭一个人的名字也能让她这么害怕,她这一生中好像从来也没有怕过什么人。
甚至身为西门吹雪唯一知己的陆小凤,他在酒后亦在老实和尚面前承认只有在西门吹雪面前他从来不敢胡说八道,因为在世上只有西门能杀他,到他真正危险时也只有西门能救他。西门吹雪的剑使他与世隔绝, 令他全身全心更孤冷、更寂寞、更专注真诚,成为万人敬畏的一代剑神,同时也是“杀气”的典型化身。

西门吹雪“剑痴”

西门吹雪是剑的化身,是剑的拟人法。古龙赋以他剑痴的特性,使他成为一个寓言人物。在中国文学史中,蒲松龄是写“痴人”的高手,他的《聊斋志异》中便创作了不少花痴、书痴和情痴,如〈黄英〉中的花痴马子才、〈书痴〉郎玉柱和〈阿宝〉中的情痴孙子楚等。古龙亦承继了他的传统写了西门吹雪这个剑痴。西门吹雪以追求剑道最高境界为人生中最大、也是唯一的目标。他对剑的爱好达至痴迷的程度,只有性痴之人才会不顾一切做自己所好之事。如要在所追求的道上达到顶峰,就必须对追求的“道”有一种狂热的爱好,西门吹雪的“道”就是他的剑。
这些“痴人”在寻常世人眼中,他们行为乖僻,难以理解。他们对嗜好的执著,其实是一种纯粹无垢的高尚情操。蒲松龄对“痴”便有很精辟的解释:
性痴则其志凝,故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 世之落拓而无成者,皆自谓不痴者也。所谓性痴其实是种“雅癖”,是天真无邪的嗜好,不存在半点利欲私心,是一种愚而不蠢、慧而不黠的气质。西门吹雪这种“痴人”显然是与世隔绝,他敢做世人之不敢为, 但不善世务。他保持著纯洁的心与世俗对抗,亦就是这份“痴”与陆小凤的“真”正好互相呼应,所以他们可成为莫逆之交。其实作者古龙也是甚为“性痴”的,他性情怪诞,不善处理人际关系,但他对武侠小说的热爱与西门吹雪对剑的狂热同样炽烈。所以在古龙心目中,只有西门吹雪这种对剑执迷、不懂人情世故的“痴人”才有资格成为剑神。古龙就是这样遄飞逸兴,狂固难辞;永托旷怀,痴且不讳。 把自己“狂痴”的精神注入西门吹雪的心中。
西门吹雪这名字已隐喻了他出尘脱俗、傲岸不群的冷峻性格。他把生命奉献给剑道, 他认为杀人乃最神圣的事, 所以每次在他杀人之前必会斋戒沐浴。在《金鹏王朝》里他把杀人说成是一种艺术:
这世上永远都有杀不尽的背信无义之人,当你一剑刺入他们的咽喉,眼看著血花在你剑下绽开,你若能看得见那一瞬间的灿烂辉煌,就会知道那种美是绝没有任何事能比得上的。
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2张)
他虽然视杀人为他一生最重要和最庄严的事,但他并不喜欢杀人,杀人并不能为他带来快乐。他杀人后总是轻轻吹去剑峰上的最后一滴血,那一刻有著无尽的寂寞和苍凉。他为剑而活,摒弃世俗之气,痴于武功而痴得清灵。他这份“痴”是深情执著,慧黠而过,基于“志凝”这种人格精神,他把握著自己的信念不为外物所动,不容自己的进取,直到臻于完满的程度,是一种坚持不懈的向理想前进的自觉。这种“自觉”便成为他达到至高至极的剑道境界的途径。他不时出手相助好友陆小凤,但其实帮忙只是一种形式,他只是干自己喜欢的事。陆小凤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称西门为“半疯半痴的神”。西门吹雪亦说他练的是杀人的剑法,在他剑下没有点到即止,只有你死我活。就是由于他的执著,虽然他所杀的大多是该死的恶人,但也有不少为了逞强而挑战他的人无辜死于他的剑下。像好胜的峨嵋少侠苏少英,西门吹雪明知他并非奸邪之徒, 但既然他要向自己挑战,西门便只有杀死他,因为西门是为剑而活的。所以就算他明知自己心中有牵挂,很大可能会死在叶孤城剑下,但他还是要与叶孤城决战。这个充满悲剧色彩的剑神可以死,但不可以败。正如米艾斯(H. A. Myers)所言悲剧英雄“宁愿死亡、宁愿作出任何牺牲亦要得到他心目中所追求的东西。”
正正是这种对“剑”的痴狂, 使西门吹雪在剑道上达到巅峰, 成为古龙武侠世界中最为尊贵的一代剑神。“剑”虽然令他在武功上成为无敌,但同时亦使他远离人世。其实这位剑神是经历过一段人世间的历练的,这个历练过程亦是古龙为了造就剑神的诞生而精心安排。

西门吹雪原著刻画

编辑
西门吹雪吹的不是雪,是血。他剑上的血。
盆里的水还是温的,还带些茉莉花的香气。
西门吹雪刚洗过澡,洗过头,他已将全身上下每个部分都洗得彻底干净。
现在小红正在为他梳头束发,小翠和小玉正在为他修剪手脚上的指甲。
小云已为他准备了一套全新的衣裳,从内衣和袜子都是白的,雪一样白。
她们都是这城里的名妓,都很美,很年轻,也很懂得伺候男人——用各种方法来伺候男人。
但西门吹雪却只选择了一种。他连碰都没有碰过她们。
他也已斋戒了三天。
因为他正准备去做一件他自己认为世上最神圣的事。
他要去杀一个人!这个人叫洪涛。
西门吹雪不认得他,也没有见过他,西门吹雪要杀他,只因为他杀了赵刚。
无论谁都知道赵刚是个很正直,很够义气的人,也是条真正的好汉。
西门吹雪也知道,可是他也不认得赵刚,连见都没有见过赵刚。
他不远千里,在烈日下骑着马奔驰了三天,赶到这陌生的城市,熏香沐浴,斋戒了三天,只不过是为了替一个也没有见过面的陌生人复仇,去杀死另外一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
洪涛看着西门吹雪,他简直不相信世上会有这么样的人,会做这么样的事。
西门吹雪白衣如雪,静静的在等着洪涛拔刀。
江湖中人都知道洪涛叫“闪电刀”,他的刀若不是真的快如闪电,“一刀镇九州”赵刚也不会死在他的刀下!
洪涛杀赵刚,也正是为了“一刀镇九州”这五个字。
五个字,一条命!
西门吹雪一共只说了四个字!
各版西门吹雪 各版西门吹雪
洪涛问他的来意时,他只说了两个字:“杀你!”
洪涛再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他又说了两个字:“赵刚!”
洪涛问他:“阁下是赵刚的朋友?”
他只摇了摇头。
洪涛又问:“阁下为了个不认得的人就不远千里赶来杀我?”
他只点了点头。
他是来杀人的,不是来说话的。
洪涛脸色已变了,他已认出了这个人,也听说过这个人的剑法和脾气。
西门吹雪的脾气很怪,剑法也同样怪。
他决心要杀一个人时,就已替自己准备了两条路走,只有两条路:“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现在洪涛也已发现自己只剩下这两条路可走,他已别无选择的余地。
西风吹过长街,木叶萧萧落下。高墙内的庭园里,突然有一群昏鸦惊起,飞入了西天的晚霞里。
洪涛突然拔刀,闪电般攻出八刀。
赵刚就死在他这“玉连环”闪电八刀下的。
可惜他这“玉连环”也像世上所有其他的刀法一样,也有破绽。只有一点破绽。
所以西门吹雪只刺出了一剑,一剑就已刺穿了洪涛的咽喉。
剑拔出来的时候,剑上还带着血。
西门吹雪轻轻的吹了吹,鲜血就一连串从剑尖上滴落,恰巧正落在一片黄叶上。
黄叶再被西风舞起时,西门吹雪的人已消失在残霞外,消失在西风里……
——出自古龙笔下《陆小凤传奇》楔子(三)

西门吹雪人物歌曲

编辑
词:郭易 曲:Bario
在昨天仿佛在昨天
你问我介不介意赴约
我想笑直想笑
但你一脸深沉的靠近
吻我冻得发烫的指尖
绕一圈又绕了一圈
天气其实不适合走远
不知不觉相识的西门吹着白雪
一起寒冷是爱情的作业
离开这门外忘掉你的速度
比想象中快了一些
也很快有人替代你但永远
下的不会是同一场雪
记忆是天真的孩子
在西门外堆着雪
有时欢笑有时对我苦着脸
当我向它招手
一转身却不见
然后突然变天下起了大雪
我也是天真的孩子
在西门外迎着雪
有时忘记有时想你的一切
当我忽然醒悟
你不会再出现
我牵起记忆的手 he~走远
平凡的季节和地点
感情总在发生和走远
我们的爱情也有个姓氏叫做西门
就像数不清的小吃店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形象 人物